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对方却不以为意地昂首挺胸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1-09 点击
装模作样。李察心想。他看着欧列弗好一会,对方却不以为意地昂首挺胸。“好吧。”李察最终投降道。然后跟在一脸正直,表情肃穆的欧列弗身后进入了大门敞开的尖塔。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规模宏大的大厅。大厅的两侧是一动不动的秘银金属卫士。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窗照射进来,使得它们的身上闪闪发亮,折射出宛如天堂般明亮的七彩光芒。大厅里,空气微微震荡着,激发阵阵凉风,其中混杂着一股均匀的魔力波动,透过李察前方的一座古老又精密的法术阵列蔓延出来。
 
  数名炼金术士站在环形的法阵前面。他们的胸前统一别着一枚描绘有天平徽章,背景上的火烈鸟星座代表着他们的阶级:十一级炼金术士。他们已然被称作导师。在他们身前,还有十几名穿着灰色制式紧身套装的炼金学徒站在左右,正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李察。
 
  为首的炼金术士有着一撮梳理得齐整的山羊胡。人过中年的他穿着暗绿色的亚麻长衫以及一条蓬松的猩红长裤,几条皮带将宽松的袖口和长衫的下摆都牢牢地紧身束缚住,显露了略微发福的身体。
 
  “李察,你又是最后一个。”他略带无奈地开了口。
 
  李察摊着手说:“昨晚太过激动,一直没有睡着,以至于今天起来得晚了。”
 
  他没想到负责这次考试会是炼金术导师维南拉克。难怪欧列弗一副划清界限的样子。因为维南拉克不仅是欧列弗的父亲,同时也是李察父亲的好友。在李察的父母去世之后经常照拂一二。李察遇到的大部分炼金学难题都是在维南拉克的帮助下解决的。可以说,他也算得上是李察的炼金学导师。所以,当他听见李察拙劣的理由的时候,他只是无力地摆了摆手。“算了。”他说,“幸运的是这次你不仅没有缺席,也没有迟到。站过来吧,考试马上开始。”
 
  “嗯。”李察点点头,迅速地在十几名炼金学徒的队伍里站好。他的目光隐蔽而迅速地在身边的这群炼金学徒中游移着,寻找着这次考试里真正的对手。
 
  李察的对手绝大部分都来自创造者公会的下属学院。他知道,那些家伙看不起自己,认为他是连炼金公式都不能背下来的蠢货。李察当然也不会正视他们。他一直都对炼金学院古板守旧的教学方式持有诟病。在他看来,他们都失去了创造者公会提倡的创造性,已经沦为了流水线上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