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下面的一个管事的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8-30 点击
“听说这次憨子也被人打晕了,他还会打输?”
“你知道什么?韦琮家的小子带了二三十人和憨子打,其中一些人是军中的将士,还带上了棍子,憨子傻憨憨的,赤手空拳和人打,能打赢吗?”...
长安西城,街坊们茶余饭后,都在讨论着韦富荣的儿子,唯一的儿子韦浩韦憨子的荒唐事。
“老爷,公子已经醒来了,不过吵着要回去!”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过来对着坐在客厅里面叹气的韦富荣说着。
韦富荣年纪约莫40,身材肥硕一脸富态。
“回哪去?憨劲又上来了?”韦富荣听到了,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往外面走去,
而韦浩此刻则是站在房间的床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站着的人,有男有女,男的穿着都是青灰色的衣服,女人则是穿着蓝色衣服,
让韦浩搞不明白的是,为何他们都穿着长衫,这明显就是古装啊,尤其刚刚韦浩问他们,现在是哪一年的时候,他们说是贞观四年,让韦浩彻底崩溃了。
“憨子,还不下来,你想挨揍是不是?”韦富荣此刻到了韦浩的房间,指着韦浩喊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韦浩前世也被人叫着憨子,做事情傻乎乎的,但是读书很厉害。
“我是你爹,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名字?”韦富荣那个气啊,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还不认识自己了。
“少来,我是你爹!还敢占我的便宜?”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韦富荣喊了起来,自己爹什么样自己不知道吗?他还来冒充自己爹?
“你个混球!”韦富荣说着找到了顶住门的棍子,就要过去打韦浩。
韦浩一看,情况不妙,马上从床上跳下来,夺门而出。
韦富荣举着棍子追了上来,韦浩看到前面就一棵大树了,立刻向上一跃蹭蹭几下就上去了,非常熟练。
“卧槽,我是怎么上来的?”韦浩站在树杈上,有点诧异的看着下面,而韦富荣此时正举着棍子站在下面。
“下来,你个憨子,还敢跑,还敢说是我爹?来,下来,咱们论道论道!”韦富荣拿着棍子指着韦浩威胁说道。
“不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做梦吧?”韦浩感觉事情不对劲啊,因为站在树上,能够看到更远,发现远处,都是这样的矮房子,没有一栋高楼,这个不正常啊,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自己真的穿越了。
“公子,快下来吧,老爷该生气了,快下来!”旁边的一个管事的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韦浩没反应,他还在想着,自己怎么可能穿越了?自己是国内前三大学的理工硕士啊,为了庆祝毕业论文答辩通过了,和同学出去喝顿酒,就喝到古代来了,还是唐朝?
“那个,今年真是贞观四年?是李世民当皇帝?”韦浩对着下面的那些人问了起来。
“你个混球,连陛下的名字都敢直呼,你下来,老子打不死你?”韦富荣一听,气的直哆嗦,对着韦浩就再次大骂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皇帝名字是普通百姓能够直呼的吗?
“啊,真的是啊,哎呀我的天啊!”韦浩一听,震惊的不行,真的穿越了?自己可不想穿越啊!古代哪有现代好玩,没有手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老爷,老爷,韦琮府上来人了,来了不少呢,说是要找公子论理!”这个时候,外面跑来了一个小厮,对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你...你,给我等着!”韦富荣说着马上就提着棍子出去了。
“老爷,棍子!棍子不能带过去!”后面一个管事的对着韦富荣提醒道。
韦富荣一听,顺手就把棍子给扔了。
“公子,快下来吧,老爷走了,等会儿我们把棍子藏起来。”下面的一个管事的,对着树上面的韦浩说着。
韦浩一听,就顺着树干往下面滑了。
“公子,下次可不能打架了,你知道你打架,老爷赔了多少不是吗?而且还要赔不少钱!”那个管事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韦浩压根就记不得他,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看他在给自己拍衣服上的树皮,韦浩感觉这个人不错。
“行了行了,散了,都散了,没事情干是不是?”接着那个管事的手一挥驱散了那些看热闹的家丁丫鬟,同时对着韦浩问道:“公子,头还疼吗?都起了一个这么大的包!”
“包?”韦浩说着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嘶!”刚刚摸到了头上的那个包,疼的韦浩倒吸凉气。
“玛德,谁干的?谁?还敢打我的头?”韦浩那个火大啊,在学校,谁敢打自己啊?从来都是自己去欺负别人的!
“公子,你就不记得上午的事情了?你和韦琮家的二公子打架,人家来了二三十号人,还提着棍子,你就傻乎乎的冲过去和人家打,被打了脑袋,晕了过去!”管事对着韦浩解释着这个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院那边传来了吵闹声,韦浩扭头看着那边。
“老爷估计和韦琮府上的人吵起来了!”管事的对着韦浩解释说着。
韦浩一听,就要往那边走去,抱着看热闹的心情。
“诶,公子,不能去,不能去!”管事马上拖着韦浩,现在韦浩可不能出现,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怕什么,走,哥带你看热闹去!”韦浩说着拖着他往前面走。
到了前院,就看到韦富荣和一帮人在争吵着,当然韦富荣后面也站着很多人在帮忙。
“你家儿子带了二三十人打我儿子,打输了,你还有脸过来?不要以为你是民部给事郎我就怕你?”
“不是你儿子傻大憨,诬陷我儿子偷看女孩洗澡,我儿子会打一个傻子?”
“是不是你们先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