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又继续说道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8-02 点击
元气诀的修行,在地球联邦的教育体系当中已经处于非常重要的位置,在普通的高考科目之外,还专门有一个实战测试项目。
 
因为实战测试有一定的危险性,并不是所有考生都需要参加实战测试项目,实战测试的成绩也不会计入高考总分,是否参加实战测试全凭自愿报名,但是想要报考一些特殊的院校,就需要有实战测试的成绩作为标准。
 
近十年来,越来越多的知名院校,把实战测试的成绩纳入了招收学生的标准范围之内。
 
当然,想要从事一些与异次元领域有关的工作,实战测试成绩也是一块非常好的敲门砖。
 
周文虽然可以从手机游戏中获取次元结晶,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异次元领域中冒险,可是他依然打算要参加实战测试,并且进入专门的修行学院学习,而且以后也将从事与异次元领域有关的工作。
 
如果周文没有从事任何与异次元领域有关的工作,也没有次元结晶的来源和渠道,他就很难解释为什么自己能够那么快速的成长进化,也很难解释以后有可能得到的伴生宠等东西。
 
大隐隐于市,一颗钻石,只有混在大片的水晶矿之中,才不会引人注意。
 
周文并不想去异次元领域冒险,但是却必须从事与其相关的工作,至少他需要有获得异次元物品的渠道,这样在他以后使用大量次元结晶的时候,才不会那么的引人怀疑。
 
实战测试并不是单人的战斗,而是以四人一组的小团体形式进行,除了自身的战斗能力之外,团体协作能力、领导能力等等,也会影响最终的成绩。
 
若是在实战测试当中,只有自己一个人走到了最后,其他三个队员都提前退出测试,或者是出了意外,那么就算自己一个表现很好,能够得到高分,分数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周文以前在归德高中的名声确实不错,是一个理想的队友,可是近一个多月来,他的形象和声誉都急剧下滑,能力也受到了极大的置疑。
 
若是一般学生来找他组队,还能够说的过去,像方若惜这种有机会冲击归德府实战测试第一的学生,似乎没有来找他组队的必要。
 
周文以前也只是因为修苦禅而出名,说起硬实力的话,归德高中内还是有一些十六岁前就练出了元气的学生在,只不过他们不像周文一样全靠打磨自身练出元气,多多少少都曾经吸收过元气结晶作为修行的辅助。
 
“为什么找我组队?”周文饶有兴趣地看着方若惜问道。
 
方若惜与周文的目光对视,清澈冷凛似是不沾尘埃的高山冰泉。
 
“我要尽力争取实战测试的高分,所以需要强大的队友,而你有那样的实力。”方若惜平静地说道。
 
“你所说的,应该是一个多月前的我吧?”周文说道。
 
方若惜目光灼灼的盯着周文,语气依然坚定如固:“在我看来,周文就是周文,从未有过改变,你依然是归德高中,唯一一个能够让我视作对手的人。”
 
周文微微一怔,他到是没有想到,方若惜竟然会这般看他,心中生出几分难以言语的古怪情绪。
 
“你这么说,把安静置于何地?”周文自嘲地说道,他虽然并不在意安静打败过他,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安静确实比他强大太多了。
 
方若惜叹息道:“所以我才说,你是归德高中内唯一能够让我视为对手的人,安静她本就不属于这里,她也不会在这里参加高考。”
 
“什么意思?”周文微微一怔。
 
“你不知道吗?她已经转学走了。”方若惜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安静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却可以肯定,她已经超越了凡胎级,像她那样的年纪,能够达到那样的等级,出身绝不简单。而她那样的实力,却要主动挑战你,这也是没必要的,再加上她的到来和离开都那么的突然,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专门为了来打你一顿似的,我还以为你早就认识她,而且和她有过节。”
 
周文之前并没有想太多,如今仔细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可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安静,更不可能和她有过节。
 
“怎么可能,我以前从未见过她,也不可能有什么过节。”周文仔细回忆了好一会儿,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能和安静结仇。
 
“那么说,是我想多了。”方若惜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看着周文问道:“那么你的答案呢?”
 
“你愿意和我组队,我自然也不介意抱大腿。”周文耸了耸肩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另外的两个队员我都已经找好了,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的修行课时间,我们四个都将一起训练,以保证实战测试时有足够的配合和默契。”方若惜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转身对周文说道:“来吧,下午的修行课时间也快到了。”
 
李致和田向东看到方若惜带着周文回来,都是微微一楞,他们知道方若惜是去找第四个队友,可是却不知道,方若惜找的是谁。
 
如今看到方若惜找来的竟然是周文,心中都感觉有些疑惑,毕竟周文这一个多月来的所作所为,他们一样都看在眼里。
 
修行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特别是实战,经常进行练习还很难把握住实战中转瞬即逝的时机,几天不练反应就会慢很多,周文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练习,整天就知道玩游戏,玩的整个人都看起来脸色苍白病恹恹的,实战水平肯定会大幅度下滑。
 
就像职业格斗选手,如果有一段时间没有训练,就必须有足够的时间做恢复训练才能够上场比赛一样,没有人能够躺着变强,只会躺着变弱。
 
现在距离高考已经没有几天了,就算周文现在浪子回头,怕是也很难恢复到原本的实战水平。
 
“若惜,你所说的第四个队友,不会是周文吧?这玩笑开的有点大啊!”田向东摸了摸鼻子,有些夸张的说道。
 
“我没有开玩笑,周文就是我们的第四个队友。”方若惜一本正经的说道。
 
田向东看了看方若惜,又看了看周文,习惯性的又摸了摸鼻子说道:“若惜,周文有天赋有能力这我们知道,可是他毕竟有一个多月没有训练了,现在重新开始训练,怕是状态很难恢复到之前的水准了。我们的目标是归德府的高考实战测试第一,恐怕周文不是最好的人选吧?要不这样,郑夷和我还有几分交情,你要是不方便开口,我去请他加入我们队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