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杰斯站了起来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28 点击
在鲁沾的对面,杰斯站了起来,这位年轻的将军对国王鞠了一躬说到:“鲁沾将军的话虽有其理,但臣以为,臣虽比鲁沾将军年少十五,去镇守魔野森林,却也未必不及鲁沾将军。”
 
杰斯说完,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对面的鲁沾,而鲁沾此时已是面色难看至极,坐在他旁边的同僚拉了拉他的衣角,提醒他控制一下自己。
 
依兰七世笑道:“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两个坐下吧。”说完,鲁沾和杰斯坐下。依兰七世继续到:“还有谁有什么问题吗?”
 
众大臣面面相觑,纷纷议论,良久,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宰相比鲁斯起身道:“陛下,臣对陛下您的任何命令都绝对服从,但臣有一疑。”
 
“你说。”
 
“臣认为,现在直接确立浊皇子为下一任帝国国君是否为时过早?毕竟浊皇子才十五岁!”这位老宰相说完一直低着头。
 
老国王依兰七世的眼里闪过一丝感伤:“对于这个问题,暂时我不能回答你,好了,散会吧。比鲁斯,你跟我来吧。”
 
散会后,老国王依兰七世,带着老宰相比鲁斯回到了自己寝宫。
 
依兰七世看着宰相比鲁斯,他那浑浊的眼里透露出一股掩盖不了的疲倦,他对比鲁斯说道:“比鲁斯,我的宰相大人,自从我还是储君的时候你就跟在我身边了,至今,已经快六十年了,当时的我,比浊现在大不了多少。转眼我们都老了……”
 
老宰相比鲁斯也叹声道:“是啊,六十年了,六十年间帝国在陛下您的治理下总得来说发展了很多啊……”
 
“比鲁斯,我跟你直说吧”,老国王看着同样老的宰相比鲁斯用命令的口吻“我大限将至,你是否愿跟我去!”
 
老宰相愣了愣,沉声答道:“臣愿意!”
 
老国王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去准备准备吧!”
 
“是!”老宰相应声而退。没人看到他眼里的那一丝轻蔑,对老国王命令的轻蔑!
 
老国王依兰七世,看着宰相远去的身影,自言自语道:“比鲁斯,你知道的,我得为浊清除隐患,不然浊的权力难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