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我们俩打头阵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25 点击
“还记不记得入学时宣过的誓!”
    “心不正,剑则斜!”
    “九江法医学院,替死者言,捍生者权!”
    “走!出发!”
    几个人热血沸腾,连旁边的游客都禁不住给他们鼓掌,陈歌也在心里给他们叫好。
    防护栏拉开,鹤山和大高个率先走了出来:“我们俩打头阵,等会出来再给你们分享经验。”
    两人走到了陈歌面前,颇有几分气势。
    “就你们两个?”
    “你们这不是规定一次最多三个人同时参观吗?”
    “哦,那是**主题场景的规定,你们不用在意,七个人一起来吧,省的耽误时间了。”陈歌将几人带入鬼屋,这里温度要比室外低很多:“你们先去把桌子上免责协议给签了,无论在鬼屋里出现什么意外都与本鬼屋无关,然后我才能带你们进去参观。”
    “上次来没有这一项啊?”鹤山走到桌边看了看。
    “那是因为在你之前从来没有人被吓晕过。”陈歌笑眯眯的看着七位朝气蓬勃的法医学院学生:“关于我这个鬼屋的背景,想必鹤山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我也就不啰嗦了。把你们留在这里,是想再给你们提个醒。”
    陈歌慢慢收敛笑容,他取出手机,搜到了早上那条新闻:“五年前的平安公寓灭门案终于告破,但是还有一个凶手没有落网,本来这和你们也没有关系,但是我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发现恐怖屋大门是打开的,好像有人躲了进去。平安公寓和新世纪乐园都在西郊,但愿只是我想多了吧。”
    寥寥几句,陈歌就将怀疑的种子播撒了出去,他不需要让鹤山他们相信,只是给他们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毕竟虚拟出的东西就算再真实,也远远没有现实中的可怕。
    等几人全部签完了免责协议后,陈歌领着他们来到三楼,缓缓推开了午夜逃杀主题场景的大门。
    阴森的楼廊里不知从什么地方吹过一阵冷风,一扇扇半开的房门后,似乎有人在窥伺,错综复杂的通道,无止境的阶梯,烧焦的屋顶,还有随处可见如疤痕般恐怖的刀痕。
    几个法医学院学生的热血,在看到这场景时就已经凉了半截。
    一个个愣在原地,不约而同,全部望向鹤山。
    “四合院呢?”
    “这是不是跟说好的不太一样?”
    “我为了能快速开棺,可是练了一晚上负重推举……”
    几人看着鹤山,快把鹤山给看哭了,这个憨厚的大学生只能朝陈歌求助,然而陈歌并没有给他任何回应:“本场景主题为午夜逃杀,请勿在场景内拍照录像,违者后果自负。出口隐藏在场景当中,限时二十分钟,如果期间实在害怕可以对着监控大叫,我会带你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