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额头上全是汗水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3 点击
云尘捏着刀柄,轻轻一抖,锋锐的刀刃,就割破了郝山脖子的表皮。 
 
        有殷红的鲜血,从破口渗透而出。 
 
        郝山都快被吓尿了,哆哆嗦嗦道:“云尘少爷,饶命!饶命啊!刚才都是误会,你要进会客大殿,没问题,我这就进去跟家主,还有二爷他们禀报。” 
 
        云尘脸上冷笑意味更浓了。 
 
        “禀报?我云尘难道不是云家人了吗?进自己家,都需要通禀过才能允许进去?”云尘比划着长刀,一不小心,又割破了郝山脖子的一处皮肤。 
 
        虽然都是皮外伤,但这个过程太刺激了,吓得郝山两腿发软,生怕云尘一不小心把他头给割了。 
 
        “云尘少爷,今天家族来了贵客,家主和二爷他们正在接待,你这么贸然进去,冲撞了客人就不好了。要不……”郝山苦着脸,还想坚持一下。 
 
        熟料,放在脖子上的长刀,突然动了,化为一片绚丽的刀光,笼罩他全身。 
 
        郝山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觉得身子一凉。 
 
        身上的衣服,碎成了破布,片片散开。 
 
        郝山浑身光溜溜,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额头上全是汗水。 
 
        除了衣服破布,地上还多了一堆毛发。 
 
        头发,眉毛,胸毛,还有裆部的鸟毛,全部都被刮了干净。 
 
        郝山脸都绿了,内心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保持这个姿势不准动,否则,我就割了你身上凸出来的东西。”云尘挽了刀花,吓得郝山连忙捂住两腿中间。 
 
        而与此同时。 
 
        在云家的会客大殿。 
 
        云家的家主云长河,还有二爷云长山等云家主事人,汇聚一堂。 
 
        “云岚,张威乃是豪门张家的嫡系子弟,能够嫁给他做妾,这是你的福分,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下了。”云长河靠在椅子上,目光落在云岚身上,语气威严。 
 
        云岚面色苍白,娇美的脸蛋,透着一丝凄苦之意。 
 
        “大伯,我、我不想嫁。”她咬着嘴唇,声音柔弱。 
 
        “嗯?”云长河目光一斜,沉声道:“三弟这么多年,失踪无音,想来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我身为云家家主,又是你的大伯,你的婚姻大事,理当由我做主,这件事,反对无效!” 
 
颈椎病怎么治疗http://www.fuguibao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