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没有硝烟和嘶杀声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2 点击
如果问惋儿这辈子最不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她肯定不会回答是入宫,因为连想都没想过。但是在这年的春天,她被宫里派出来的黄绫红旌,宫车旗帐接到了这个世人景仰的地方。
  
  皇宫是什么样子,惋儿很小的时候就幻想过,那就是她曾在镇上见过的最富有的大户人家李家的样子而已。
  
  真正的皇宫,她虽入了宫已有月余却还未见识过。
  
  真正的皇宫里有什么呢?那是一场永无休止的女人跟女人之间的战争。没有硝烟和嘶杀声,但一样惊心动魄、残忍无情。
  
  她进宫后就住在挽红阁,也是在那里她才对宫中的情势稍微有点了解。
  
  “桐贵人,您住的这个房子可是丹庭宫里最好的,和这个差不多的是叠翠斋,如今由明美人住着呢。”被安排服侍她的宫女,并不是多忠心的人,在宫里所有的女人都是皇帝的女人,所有的女人都有机会,今天可能还是服侍别人的宫女,明天可能就是被人服侍的主子,所以谁都不会真心服谁,真心对谁。
  
  “是吗?”她淡淡的应,以往这个时候她在净植轩里刚用过早饭,应该准备去作坊里巡视了,而如今整天就是吃饭睡觉,过着毫无意义的日子。
  
  “是啊,明美人是丞相明大人的亲孙女,长的那个好看整个宫里大概只有玉妃娘娘可比了。”宫女依然唠唠叨叨地说,手里挽着惋儿换下的一件外衫。
  
  “你叫什么名字?”惋儿突然问。
  
  宫女呆了呆,那种感觉就好象一个练武之人挥出一个雷廷之拳,砸上去才发现只是一团棉花,轻飘飘,软绵绵,不但没达到自己要的效果,还懊恼个半死,但碍于对方到底是“贵人”身份,也只有暂时忍下,嘴角抽搐的回答:“我叫红娃”。
  
  惋儿一笑,转过身来面对着叫红娃的宫女,很亲切地说:“你的名字很好,尤其是那个红字,在宫里头只要红了,就什么都好了,”顿了顿,更亲切地说:“可是你明明长的眉清目秀,又是花开年纪,怎么不想办法在皇上身边谋个位置呢?”
  
  “皇上的后宫佳丽万千,岂是我等小小宫女能肖想的?”红娃答的很谨慎。她在宫中两年,深深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皇上的女人,皇帝要是哪天喜欢了你,说不定我还要称你一声娘娘呢。”惋儿温柔亲切的笑着,一如红娃的亲姐妹般。
  
  “贵人千万不要这么说,那都是未定的事,如今我只是个奴婢。”
  
  “是啊,做奴婢的,朝不保夕,如果有点什么流言,保不定就被哪个娘娘给废了,真是很凄惨的。”惋儿从椅子里站起身,缓缓走到红娃身边来,悲天悯人的样子任谁看了都感动。
  
  “娘娘能体查做奴婢的苦处那是娘娘的善良,这宫中看似繁华,其实处处暗藏杀机,步步艰险啊。”说到动人处,红娃双目饱含泪水,她毕竟是十几岁的女孩,常年生活在宫中没人关心也没人说心里话,如今遇到惋儿这样的知冷知暖,又用如此悲怜的口气为她设身处地的想,当然一时之间悲从中来,心中悲苦倾泄而出。

颈椎病怎么治最好http://www.fuguibao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