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再说是我作的孽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2 点击
夜晚,风很温柔,正如牵住她的那个人的手。
  
  小红丫一身崭新的红衣,鲜红欲滴,头上是丫环精心梳成的发式,火爷说再有两个月就该给她行及笈之礼了,嘻嘻,及笈代表的意思她当然懂,那代表女孩子长大了,可以成亲生子了,羞……
  
  火爷亲自牵着她的手,第一次带她走过那座开满莲花的池塘,走进那座素净的园子里。
  
  在进门的那一刹那,她听见火爷口中低低地吟:“净——植——轩”。
  
  正是晚饭时候,堂上已经摆好了碗筷盘子,桌边坐着两个女子正在用餐。一个就是红丫白天见过的夫人,依然穿着一身素衣,在她身边是一个小女孩,十岁左右,瘦弱苍白,一看就是一身病骨支离。
  
  见到他们跨进堂门,夫人和那小女孩都站起身来行礼。她清晰地听见那小女孩唤了声“爹爹”。
  
  “萱儿,你们最近可好啊?”火爷状似温柔地问。
  
  “多谢爷的关心,桐儿最近倒没有发病,还算平安。”夫人温顺的答。
  
  火恪的眉头仿佛皱了皱,但即使是她离他那么近,也不及看清。
  
  “是吗,那可好。”他顿了顿,“想必你一个人带着桐儿也不易吧?”
  
  “还好,已经习惯了,再说是我作的孽,才会祸及桐儿,我只求桐儿和爷都能够平安百岁就好。”夫人直视火恪的眼睛,坦坦荡荡。
  
  火恪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火光,那么漂亮的一个人,竟然浑身都冒出一股强烈的怒气来。
  
  闭了闭眼睛,那抹火光被遮掩了,再睁开眼睛,他依然笑的美艳万分。
  
  “我找了个人和你一起抚养桐儿,你来见见吧。”他温柔地牵着红丫走到绣萱夫人面前,笑的也很温柔,仿佛他对红丫的宠爱已经超过世间的一切。
  
  “是吗?”绣萱夫人温顺的垂下眼,微微的笑了,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夫人应该是见过红丫的吧,也许就在今天下午。”火恪放开小红丫的手,托起绣萱夫人的下巴,声音也异常暗哑,带着明显的诱惑味道。漂亮的手指在雪白的下巴上抚弄,绣萱夫人平静的眼神慢慢升起一丝迷惑,看着他的眼睛说不出话来。
  
  “所以夫人应该明白小红丫是个合适的人选不是吗?”他的语音依然低沉磁性,让人心里痒痒的,红丫很多年后才知道那个叫做——诱惑,而美丽绝艳的火恪打算诱惑一个人,世间又有谁能够逃脱?
  
  “好吧,”绣萱夫人挣脱了下巴上的手,最后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她,那火宅二夫人的位置就给她留着吧,只是我有个要求。”
  
  “你说”火恪被挣脱的手指转而抚上自己的下巴,又是另一种风情,红丫一直都没搞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做那样的动作居然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我要留她到她满十九岁,这几年里,就留在我身边做事,爷可有意见?”
  
  他隐隐的笑了,露出了雪白如编贝的牙齿,“那有什么问题,这种事应该由夫人做主的。”放下手,他握住了绣萱夫人的手臂,“只是夫人,今天晚上可得由我做主。”
  
  他一把横抱起绣萱夫人,扬长而去,留下一屋子的人,目瞪口呆。

颈椎病治疗方法http://www.fuguibao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