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甚至她连呼吸都忘了

标签: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2 点击
梦里还有梅花的香味,她在李家院子外面闻到过,又清又香,好闻极了,而且她知道她盖着暖暖的被子,枕着软软的枕头,身上穿着干净的衣裳,屋内点着安神的净香,害的她都不敢睁开眼睛,怕这所有的都是一场梦,会在梦醒之后消失。
  
  她饿了,很饿很饿,饿到无法再闭着眼睛继续装睡,于是她只好醒来。
  
  她没有去打量屋子的结构和铺设,她只看到离她躺的床不远的地方有一张桌子,而那张桌子上摆放着几盘看起来高级的不得了又好吃的不得了的糕点。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吃到桌上好吃的东西。
  
  “你还不能吃那个,”她的手指停在离那盘桂花糕只有不到一寸的地方,转头看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房门口的人。
  
  她喘了口气,顿时忘了自己的肚饿,也忘了只着单衣在寒冷的空气中冻的发抖,甚至她连呼吸都忘了。
  
  仙女,那是她唯一的念头(虽然对方明明穿着男装,但是她只是盯着对方的脸,完全看不到其他)。
  
  “你饿了太久,肠胃接受不了这么硬的糕。”美的像天仙下凡的男子缓缓向她走来,就连那么简单的几步路他都好像走的足不沾尘,飘逸动人。
  
  小红丫什么都不记得,就只是张大了嘴瞪着他,看到他粉红色泽的薄唇一开一合,完全没有把声音听进耳朵去。
  
  “你叫什么名字?”美男子黝黑深湛的眸子像一口井般慢慢的凑近她,几乎把她溺毙,压根听不见他的问话。
  
  美男子感到颇伤脑筋的无奈一笑,那样的笑用什么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小红丫当时找不到适合的词语,只是在那样美的笑里本能的感受到了一丝邪意,几年后她才找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祸国殃民。
  
  他美的祸国殃民。
  
  但是在那丝邪意里,她清醒了,凭着从小到大的乞丐经验,她几乎能够本能的嗅到对方对自己的恶意。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他问的好温柔,那样美的脸竟然一点也不损他的男人气质,现在她看清对方是个美的很祸国殃民的男子。
  
  “我叫小红丫,是刘大伯帮我起的名字。”她说,在那样美丽的笑容下是没法撒谎的,尽管平时她撒的谎比她吃的饭还多。
  
  “小红丫呀?”他站直了身子,抚住了下巴“你以后愿意跟着我吗?”他轻轻柔柔的问。
  
  小红丫虽然打心底里觉得他问的很多余,有这么好的地方住,有这么舒服的衣裳穿,有这么好的东西吃,还有这么美好温柔的男子相伴,恐怕月里的嫦娥都忍不住会下凡,更何况是她这个从小讨饭的小乞丐?但她只是身不由己的很柔顺的答道:
  
  “我愿意”

颈椎病治疗方法http://www.fuguibao888.com/